【刺激1995】是我印象最深刻的一部電影,由提姆‧羅賓斯與摩根‧費曼主演,而這部電影是由《四季奇譚》所改編的,其作者正是史蒂芬‧金。

 《勿忘我》則是我所讀的第一本史蒂芬‧金著作。這本小說是他於1999年車禍後完成的,這場幾乎讓他喪命的災難是否改變了他的人生觀呢?我無法代替他發言,可是從他過去幾乎以驚悚題材為主,一直到《勿忘我》濃厚的緬懷意味,似乎在他功成名就後,死神的驟然降臨讓他開始認真的回顧自己的生命,試圖找回自己的源頭。

 在很多評論家的眼中,《勿忘我》是這位大作家自傳的投影,但在《史蒂芬‧金談寫作》中,他更是毫無避諱的把自己過去公諸於世。

 在這本“談寫作”的書中,他幾乎用三分之一的篇幅在第一章“履歷”─也就是他的成長自述。在此我們可以不用猜測,可以明白的看見史蒂芬‧金的出生、求學成長、如何開始寫作、酗酒沉淪、一直到他藉由家人的支持擺脫酒精與車禍後的改變。

 這位大作家在跟大家“談寫作”前,他先談“自己”,從篇幅來看,這好像還挺重要的。

 這樣的觸動帶我走進了過去的銷售演講中。在銷售演講中,我總是盡力的描述產品對客戶的好處,尤其是在某些類型的演講中,我不僅要強調產品,更要宣揚我們提供的機會(opportunity)。

 在我們俗稱OPP的銷售演說中,我們必須不斷的為聽眾製造夢想,讓他們深信,跟我們一起努力會改變他們的未來,我們銷售產品、也銷售夢想。隨著演說的進行,當我發現台下聽眾的眼神從懷疑變成專注,他們的肢體動作從抱胸仰首改為前傾點頭,真的是令人充滿成就感!

 我曾經以為是自己口才便給、說理清晰,直到多年以後,某些偶然的機會遇上些以前曾聽過我演講的朋友,從他們的回饋中,我發現讓他們感動的,不是我的口才、而是我的故事。

 尤其我加入傳銷工作的過程,是大家印象最深刻的。

 當時我十七歲半,我是文化大學體育系大一的學生,我住在學校旁邊的一個學生宿舍中。我是一個人生地不熟的台中人,對於台北與陽明山週遭的環境都很陌生,還好隔壁住了一個相當照顧我的國貿系學長,他是台南人,有著南部人固有的熱情,三不五時的帶我到台北市或士林夜市逛逛,可是有時候我覺得他太熱情了!心裡不免怪怪的。

 我住進宿舍一個多月後,在一個月黑風高的晚上,學長不知道那根筋不對,他洗完澡,全身上下沒穿衣服,頭髮還是濕的,腰間圍了條浴巾,抱一個臉盆,來敲我房間的門。我打開門,正因他銳利的眼神感到驚愕之際,學長說了一句經典之語。

 「學弟!我要告訴你一個機會!要改變你的一生!」

 當時我跟班上的一位女同學正在曖昧的階段,但我從來沒想過要跟男生搞曖昧,此時我心中的OS是:「學長!你要改變我的上半身?還是下半身?」我高度懷疑學長對我的關照是另有所圖。

 於是我告訴學長:「不管你要跟我說什麼機會,請你先回房間“穿戴整齊”再跟我說…」

 過了一會兒,我帶著忐忑不安的心情進了他的房間,他拿出一本冊子跟我說明所謂的“機會”。原先聽不懂學長的說明,他說的愈多、我腦海中就愈是浮現出不安的景象─把我父親大半退休金騙走的吸金公司。當時我是不置可否的,我先答應學長我會去聽所謂的“創業說明會”,我抱著要直搗賊窟的心態。

 過了幾天學長給我一個地址,並且借我機車,於是我在無照駕駛的情況下,獨自騎車從陽明山到南京東路。我順利的找到了會場,在晚上七點的時間,我好不容易擠進了電梯,想不到所有的人都是要到七樓,我很納悶,晚上七點不是下班時間嗎?這群人為什麼不回家?

 一出電梯,眼前的景象把我震攝住了!一個比學校教室大三到五倍的空間中,擠了滿坑滿谷的人,七點半才開始的演講,半小時前進場的我已經只能站在教室外面了。站著聽完一個半小時的演講,好消息!我完全聽不懂!於是我從週一到週五連續聽了五個晚上。在週五晚上,我終於明白所謂的“倍增”,我終於了解組織的力量,我真的好興奮!

 我回到宿舍,門也不敲的直闖學長的房間,我告訴學長:「我決定要做傳銷了!」想不到學長盯著電腦銀幕,頭也不回的說:「學弟,加油!我決定不做傳銷了!」

 在經營傳銷第一年的過程中,我一個人去上課、一個人嘗試,我不知道自己的“上線”是誰?誰可以協助我?雖然沒什麼進展,也沒有人認同我、跟我買產品或跟我一起經營,但是每天能去聽演講,覺得自己每天都有學習,就會有種與眾不同的感受,相信自己是特別的!也相信自己有一天會成功!

 在銷售工作中,經常會提到成功的銷售人員必須具備“挫折容忍度”。當時我不知道我的“出生”就是一個巨大的挫折經驗,因為我有如棄嬰一般,我必須自己想辦法長大。可是每當回想自己傳銷生涯的第一年,我並沒有挫折感,因為我不知道別人有上線可以照顧自己,我以為所有人都跟我一樣。

 一年後,我遠方的上線主動跟我聯繫,於是開始有人可以幫助我。雖然我很享受有人可以依靠的感覺,可是我沒有忘記自己進入傳銷的過程,所以我一直很獨立。

 在往後的日子中,隨著我愈來愈跟組織密切互動,加上自己的努力,我也建立起自己的傳銷組織。就像騎機車一樣,速度愈快、所感受到的風阻也愈大,經營傳銷的過程中我經過了數次的組織崩盤、下線領導人的信心危機、甚至於轉換公司的挑戰,更別說經常出現的客戶拒絕、下線沒有動力這種“一塊蛋糕”的問題了。

 無論遭遇的挑戰有多麼大、面臨的狀況有多麼匪夷所思,我總是讓自己回到加入傳銷的第一年─雖然無知,但很純粹!

 當我回到原點時,我又重新找到力量!

 不知道史蒂芬‧金在寫《史蒂芬‧金談寫作》時,是不是也企圖找回自己的初衷呢?他自述通常只要三個月就可以完成一本書的初稿,但是這本書卻花了他十八個月才完成了一半,難道連說故事大師要誠實的說清楚自己的故事,都這麼困難嗎?

 其實困難的不是說自己的故事,困難的是誠實。誠實意味著毫無保留,誠實意味著恢復原初的真相。當我還原經營傳銷的起點時,我發現自己是因為無知而度過挫折,而不是我有多強韌的意志力。

 這樣好像不能讓自己看起來更優秀,似乎我能堅持走過是依賴著傻氣與好運。我曾經努力的包裝自己是一個意志堅強的聰明人,當我成功的塑造出這樣的形象後,我發現自己很不開心,因為我不能表現出軟弱、對於我不知道的事情也要裝模作樣。我很害怕,怕自己露出馬腳,更怕自己變成一個不折不扣的騙子!

 我曾經訪問過詹宏志先生,他經過生涯數次重大的起落、也面對過許多截然不同的挑戰,是什麼讓他如此有勇氣呢?我原本以為他會說什麼不得了的道理或秘訣,想不到他說:「我本來就是一個鄉下小孩,一無所有的來到城市,如果失敗了,了不起回到一無所有的原點而已。」

 史蒂芬‧金誠實的回到了自己寫作的原點,雖然說自己的故事讓他感到萬分艱辛,但終究幫助他超越了酒精的綑綁與車禍的陰影。

 “我寫作是因為它充實了我自己。也許它幫我付了房貸,也讓孩子完成大學畢業,但這些事都是次要的─我是為了感到興奮而寫作;我為求寫作中單純的快樂而寫。而如果你能為了樂趣而寫作,你就能夠永遠地寫下去。” ─《史蒂芬‧金談寫作》P.285

 “寫作不是為了賺錢、出名、得到更多約會、跟人上床的機會或交朋友。到了最後,它是為了豐富那些閱讀你作品的人的生命,也是為了豐富你自己的生命,寫作其實是為了得到進步、超越和快樂。”─《史蒂芬‧金談寫作》P.306

 你為什麼堅持在你的工作上呢?不要冠冕堂皇、不要言不由衷,哪怕是理由多麼的微不足道,只要誠實的面對自己,勇敢的說自己的原版故事,你的故事就是最吸引人的故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orbooks 的頭像
forbooks

活水部落

forbook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