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軀體僅剩左眼能夠眨動…我們可以如何謳歌生命?”這段文字令人心痛的躺在《潛水鐘與蝴蝶》的封面上。
 作者Jean-Dominique Bauby是前法國Elle雜誌的總編輯,他在1995年12月8日突然中風,他所罹患的是腦幹中風,全身癱瘓且不能說話,從外表看,他無異於植物人,但他用僅剩的左眼,眨呀眨的拼出一個個字母,完成這本《潛水鐘與蝴蝶》。
 這本薄薄的小書中,一篇篇的文字寫著他的記憶、他的“新生活”與他的想法,沒有太多的抱怨,但字句都令讀者心碎不已。
 「潛水鐘」代表著作者被監禁的肉體;而「蝴蝶」則是指他的心靈、他的想像與他的自由本質。
 我在讀這本書時,內心浮出很深的悲傷感,我不知道怎麼向大家述說此書,這篇文章我也不知如何起筆。到底是什麼原因,使我難過得不可自抑?是什麼觸動了我?
 我看見了自己的藐小,我明白了此生的有限性。
 我曾經少年得志,當時我不認為自己有一天會受挫,更不可能體會一文不明的感受。
 在我23歲時,我成為了一家跨國美商傳銷公司最年輕的高階領導人,坐擁百萬年薪。我每天活在飄飄然的感受中,我經常在公司的營業處中聽到別人說著我的故事,說我如何年輕、又如何成功。我的演講爆滿,我還遇過不認識的朋友把我的演講錄影下來,他說可以給自己的組織夥伴學習,同時也寄了一捲給我當紀念。很多人會認真聽我說話,還會一邊做筆記,我也被當作偶像一樣,一堆人找我簽名。
 在我25歲時,我想要轉型,我想證明自己就算不在傳銷的環境,一樣可以證明自己的才華與能力。從我淡出傳銷到寫下這段文字,在這段時間中,我就再也沒有享受過之前的待遇了。
 現在我31歲,從25歲算起,這六年中,多數時候我的心靈活在過往的絢爛中,然而生命用無數的挫折感讓我漸漸的看清自己,生命用挫折琢磨我,讓我看見自己原本的樣子。原來我用人們的認同撐起一個虛假的自我形象,我以為曾經被人稱讚的我就是我,當我離開傳銷時,我才發現根本沒人在乎你曾經有什麼、你曾經是誰。
 諷刺的是,“放下身段”是我在傳銷課程中對聽眾的諄諄教誨,但我離開了傳銷保護傘後,我發現自己卻完全做不到!有很長的一段時間,我覺得自己施展不開。
 我用過去的輝煌,打造了一個潛水鐘,再牢牢的把自己鎖在裡頭!
 我全心全意的想解開潛水鐘,後來我放棄了!因為解開潛水鐘無法藉著追求另一群人的認同、找另一個機會或是換另一個信仰,沒有鑰匙可以解開潛水鐘,我愈想解開它,我就被困得愈死。
 《潛水鐘與蝴蝶》讓我看見了有限性本來就是生命的部分樣貌,但有限性卻給了無限的心靈一個飛舞的機會。一付如同植物人的軀體,那是何等的困頓、何等的孤寂。當我們想要的得不到、想做的辦不到時,是不是也有同樣的感受呢?
 然而困頓使人願意放下自我意識,困頓使人去傾聽與思考,困頓使人耳聰目明。如果Bauby沒有遇上這種“好運”,他的生活是不是就在開不完的會議中流逝了呢?在Bauby的文字中,我看見了心靈的美,是他的潛水鐘促使了心靈蝴蝶的羽化。
 我很難去歡迎生命的挫折,因為生命的挫折讓我感到孤寂,但孤寂卻訓練了我。在我深刻的感受無助時,我讓自己書寫,寫下自己當下的心情,一次又一次,如同剝洋蔥般,卸下一層又一層。
 當我藉著書寫愈來愈認識自己時,我發現了自己本質的圓滿,我不需要依賴別人的掌聲或認同,我的當下就可以確知自己的價值與存在。
 如果我離開傳銷後便一路順遂,我可能又會打造另一個更強固的潛水鐘,這樣的生命像不像“移監”呢?就是挫折讓我看見自身的有限,讓我看清真正的自己。
 古詩的意境,是嚴謹的格律突顯了詩人的才氣;廣告的精采,是有限的秒數激發了廣告人的創意。
 生命有很多無法意料的事,唯一可以意料的,就是有一天我們都會死。這是一個人人都會面臨的大限,因此我們會希望自己活得精采。
 所以,如果沒有挫折與限制,我們有機會認識自己?我們可能發揮潛能嗎?
 有限與無限,是看似互斥的兩極,實則相互造就的。我們會記得Bauby,難道不是因為他受限的軀體突顯他無限的心靈嗎?我們有一天會認為不罔此生,不也是因為我們超越了重重的挫折嗎?
 別對挫折說“不”,它給我們超越的機會,它促使我們的心靈蝴蝶漫天飛舞。
 《潛水鐘與蝴蝶》讓我看見了生命的美!
 
 我想下載《潛水鐘與蝴蝶》語音導讀請按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orbooks 的頭像
forbooks

活水部落

forbook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