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寫〈與書對話〉的過程中,每隔段時間我就會回頭重讀【〈與書對話〉的緣起】,在那篇文章中的第一段文字與最後一段文字分別是:
 老實說,我是一個彆扭的人。
 …
 所以說,我是一個彆扭的人。

 我必須承認,隨著時間的流動,每當我看這兩段文字的感覺也愈來愈“彆扭”。寫作是一個能轉化心靈的活動,在這裡我得到了親身的體會。
 在初寫〈與書對話〉時,我為什麼為感到彆扭呢?因為我企圖想透過寫作得到些什麼,像是出版的機會、人們的讚許、博得“作家”之名銜…,這些雖為面對世俗世界的必然與必須,但最重要的關鍵是,我當時並不清楚自己這麼做的真正內涵。雖然在前文中已經說明了寫作的動機與目的和對於讀者可能的幫助,但是回到書寫者的本心,我才發現書寫的過程逐漸的揭露了自己,我更明白所謂的銷售工作與其他類型的工作,甚至於生活的本質,所需要體會的課題都是一樣的。
 原先我以為〈與書對話〉可以把自己的閱讀歷程與過去的銷售經驗做一番整合,集結足夠的篇數後,經過適當的編排就可以成為銷售人員個人成長的參考。簡單說,我把自己當作一個“帶銷售人員讀書會”的老師,因為我具有紮實的銷售經驗、因為我閱讀過很多書。
 隨著寫作的歷程,我發現自己根本沒什麼可以“教”的,我唯一能做的,就是“示範”一個人如何從閱讀中的啟發,從自己的記憶中搜尋有意義的片段,將現在與過去做結合,成為當下的力量並且產生對未來的體悟。
 其實,你才是自己的老師!
 只要你活著,你的所見、所聞、所閱讀、所體會…包含宇宙萬物的一切都可以給你豐富的暗示,而我只是把自己從閱讀與書寫的“解密”過程展現給你看。
 我們的記憶中存有許多情緒,在銷售工作中,抗拒與恐懼是阻礙我們前進的最大因素,而這些都可以源自我們過去歷史中的失落與傷痛。在書寫的過程中,許多情緒與記憶的連結都會意想不到的浮現出來。當我寫完了,我就理解了;當我理解了,我就不再受之所困。
 你不是過去的奴隸,不需要因為無法重來的事情而折磨自己,但是壓抑、否認、忽略都無法抹去你曾經的軌跡,更無法消除這些風霜在你身上的影響。有許多心理學與靈修上的方法都可以幫助你,閱讀與書寫是其中之一。
 生活中的每一刻都可以有豐富的覺察,我會藉著〈與書對話〉,溫柔的牽著你的手從閱讀與書寫中,踏上生活與工作的圓滿之道!
 我從一個老師變成一個跟你同行的夥伴,嘿!你猜怎麼了?
 我不彆扭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orbooks 的頭像
forbooks

活水部落

forbook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