怕熱就別進廚房,當老師,就一定會遇上叛逆的學生。

尤其面對半大不小的孩子時(國、高中階段),這些所謂的「叛逆份子」幾乎每個班級都會出現,情節則各有不同。

輕者,上課說話、睡覺、遲到早退;重者,無視師道,作業考試一概不配合,一副「看你能拿我怎麼樣?」之嘴臉。更有甚者,出言不遜、逞兇鬥狠,儼然將校園視之其堂口。

如果你是老師,對此類學生,有何對策?

來軟的?動之以情、說之以理,偏偏他的「情理」與你的認知落差極大,君不聞電影【艋舺】:「意義是三小?恁北只知道義氣啦!」軟性訴求這條路往往讓為師者灰心喪志,內傷深入骨髓,不由下意識的切齒咬牙,愛恨相傍、交纏不清,於是氣急攻心,憤而從「愛的教育」陣營投奔「鐵的紀律」大軍。

好!下了決心施以鐵腕,動輒端出校規,不一會兒便驚覺,自己說教的嘴臉愈來愈像記憶中所厭惡的老師,怒責的模樣令自己離春風化雨的使命漸行漸遠。

學生因此聽話了嗎?若他們因而開始唯唯諾諾,表面上是順服了,但你心中明白,他們是怕你、應付你,這絕不是你投身教職的動念。

可是更多時候,叛逆的孩子不會因此屈服,反而會變本加厲。對他們來說,「此處不留爺、自有留爺處」,絕對強勢的結果不是轉校、就是退學,搞不好這正是他們的目的呢!

更糟糕的是,這過程中師生情誼的撕裂。一個班級中不會「只」有叛逆的同學,通常多數學生是願意受教的。當老師過度聚焦於少數,自然損失了多數學生的學習權益,從多數學生的角度來看,彷彿老師言行的焦點都沒在他們身上。可是,他們確是想學習的一群。

況且,從叛逆學生的眼中,透過老師的橫眉怒目,他知道「你跟其他老師一樣」,結果就是他更加無法信任老師,這個想法會隨著他進入下一個班級、下一個學校、還有他的人生。

這是你…或任何老師所希望的嗎?

一開始,我們都相信「頑石點頭」的道理,所以我們幻想著自己是點化頑石的那位人師,這樣的想法究竟是使命抑或虛榮?很難分得清楚。

總之,你開始用眼睛搜尋「頑石」,見獵心喜的鎖定「頑石」的一切,重複著「軟硬」兼施的把戲。

能成功點化「頑石」,是「頑石」的恩寵嗎?不!我認為那是為師者的福氣,因為是「頑石」教我們怎麼成為一位老師。

但,若不能點化,還弄得所有人氣急敗壞,結果是「頑石」更加堅硬、而其他原本不是「頑石」的同學,因為老師的視若無睹,而「石化」了。

所有叛逆的孩子,其實都累積了一些成長或求學的過程中,被忽略、被誤解、被不當責罰的經驗,所以他們的表現,與其說是針對某個特定的老師,不如說是投射了自己的負面經驗,只是投射的對象剛好是你,而且這一切幾乎可以說是潛意識的,若要學生自己說為何有此言行,通常說不出個所以然。

我相信任何頑劣的學生,在他漫長的人生中,總有機會能遇上可以改變他的老師,但那個老師不一定是我。我只能盡己所能的提供協助與引導,但絕不能忽略了多數學生,他們通常默默的等待我的指導與關懷。

我或許無能於改變任何人,因為一個人的改變需要諸多機緣的配合,還有他自己的意願。但適當一切因緣俱足時,希望我們之間短暫的師生關係不會成了阻礙他順服於其生命中真正的老師,如此足矣。

學生的改變,不必盡其在我,但對自己被賦予這神聖的教職,則務求盡心。

若佛只能渡有緣人,基督教在傳了二千多年的福音下,也非所有人皆其信徒,回頭看看自己,若我自認能點化所有「頑石」,這究竟是使命還是虛榮,我想已經有了答案。

經過這些思緒上的澄清,在面對「頑石」時,我便能心平氣和,並且有了具體的作法。

在任何具體動作前,最重要的關鍵就是必須完全避免自己情緒上的投射,一定要告訴自己,叛逆的孩子不是針對自己,他們其實是受困於自己經驗的受害者。

接下來,面對全班同學時,務必把自己的課室規則說清楚,並且不厭其煩的把規定的原因講明白。

例如我很重視課程中同學的發言與互動,但如果我問了問題,請同學發言時,卻沒人有反應,我就會派一份相關主題的作業,讓學生在下次上課時交給我。

我向學生解釋:「我尊重每個人的表達模式,如果你不會說,就用寫的,作業的目的在了解你的想法,而不是處罰你的不發言。」當然,我還會輔以一些例子,並且再三的說明。

然而我還會特別強調,不交作業就只會有一個分數-0分,因為我沒有任何可以評分的依據。最後我會說:「0分只是代表沒交作業的事實,而你選擇了它,我會尊重你的決定,但我也必須執行老師的職責與課室規則。」於表達的過程中,語氣和緩而堅定,不可有輕蔑諷刺的神色。

對多數同學來說,他們若不想有交不完的作業,就會想辦法發言表達,最差也會應付一下,乖乖的寫作業。因為他們會知道,你並不是情緒化的找大家麻煩,自然而然經過一段時間後,你無須嘶吼叫囂,學生會知道你說的每句話都是「真的」。

對於叛逆的學生來說,他可能依然故我,不甩老師、不交作業,這還算小事,麻煩的是他可能開始遲到早退,跟其他同學講話、影響秩序,他的行為無非在測試你的底限,看你何時會破口大罵,畢露出他腦中所謂老師的「原形」。

通常我會盡可能了解他的情況,但同時比照課室規則辦理。例如遲到早退的確實登錄,考試作業不交一定0分,上課講話影響秩序者視情節請教官接他到教官室自習,並針對本次課程的課本進度寫一份讀後報告(不交一定0分)。我要讓學生知道,他有選擇自身言行的權利,但也要承擔相對的結果。

在此同時我絕不會對學生做任何人格評價或情緒發言,例如:壞孩子、頑劣份子、遲到大王、爛泥塗不上壁…,因為我認為,「0分」或被校規處罰只是他行為應負擔的結果,與他是個什麼樣的人一點關係都沒有。

當「頑石」費盡心思要你「現出原形」,但你一面「照規矩來」,另一面心若止水、如如不動,不以有色眼光視之,仍把他當作自己的學生。因著你的始終如一,他至少會知道:「不是所有老師『都一樣』!」爾後能否使其改變?盡心但隨緣吧!至少他可以帶著這經驗找到日後可以引導他的良師。

最重要的,也因為你的言行態度,其他同學看在眼裡,他們知道你是個原則與包容兼具的老師,同時你不會因為少數人而折損了所有同學應得的學習成長。這也才是身為老師該做的事。

其實叛逆的孩子是很辛苦的,他們得用盡力氣反抗有形與無形的一切,他們的生活是不斷的戰鬥,他們內心沒有平安,可是,他們卻還只是個孩子。

能走過叛逆的孩子,通常會有過人的堅韌,還有超凡的創意,使他們以獨特的身影穿越生命,散發出眾的光華。

但,他們也比任何人還需要能引領其生命的導師,若那人非你我,你我請用平靜的心與身教,給與他們最深切的祝福。

活水部落文章歡迎引用轉寄,請註明「本文章來自活水部落」,謝謝你的支持鼓勵喔!

[各位朋友如果有痞客的帳號,請幫忙凱宇推薦上專欄喔!! 感激不盡!!]

 

按此推本文到噗浪!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orbooks 的頭像
forbooks

活水部落

forbook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