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下課前,派了一份作業給學生,學生們當然叫苦連天,我笑著,靜靜的望著他們,不做任何回應。

我的作業並非要加重他們的負擔,更不是要刁難他們,也絕不是以老師之姿,展現無意義的權威。

我真心想知道學生的想法,透過上課的互動、語言的交流、直覺的感受與文字的傳遞,所以學生的作業我通常不是用來評分的,而只是諸多了解他們的管道之一。

評分,只是現行教育體制的必要之惡!

但是如此之惡,似乎讓學生們無法明白我的出發點,也懷疑我出作業的動機。

下課鐘響,我偶然聽到一個學生小聲的抱怨:「笑面虎!」顯然這位同學認為在我可掬的笑容下,內心的盤算與他們經驗中那種不體諒學生,充滿對立感的老師並無不同。

而那一刻我是怎麼想的呢?我沒有叫住那位同學替自己辯解,也不打算在下次上課時花時間「曉以大義」,因為我在第一堂課就說:「我會尊重學生的選擇。」這位同學認為我是笑面虎,只要他不傷害到別人的求知權,我接納他的反應。

我知道這話的背後投射了學生自己許許多多的經驗,唯一能讓他們明白事實的,只有日後我們共同表現與創造的事實本身。

此刻,我何嘗沒有浮現為自己辯護的念頭?我知道這一樣是自己投射出的產物,因為我「害怕」被誤解!

若我真非「笑面虎」,何需「害怕」?更遑論辯護?所以想到這兒,我又「笑」了。

活水部落文章歡迎引用轉寄,請註明「本文章來自活水部落」,謝謝你的支持鼓勵喔!

[各位朋友如果有痞客的帳號,請幫忙凱宇推薦上專欄喔!! 感激不盡!!]

 

按此推本文到噗浪!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orbooks 的頭像
forbooks

活水部落

forbook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