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凱宇播客誌 (10)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平時有靈修練氣習慣的我,在即將來臨的暑假為自己安排了一個期待已久的行程。我即將造訪位於馬來西亞的樂居林養生農場。

我會知道樂居林,緣自一位我所敬愛長輩的引導,她也是一位求道之人,身上散發著和煦寧靜的清透品質。

由於我還未親身造訪,對樂居林的認識僅停留在長輩的介紹與網站資訊,所以我也就不好說得太多,我期待這趟行程給我的啟發與感動,屆時再跟所有朋友分享。

forbook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從2008年底到2009年6月底,我全心投入在心理學碩士論文的撰寫中。我的論文題目是「『覺』以致用-生命轉化的歷程與實踐」,我所接受的心理學取向是偏向人文哲學的,也就是我沒有花時間在觀察老鼠或猴子的反應,然後用以推論萬物之靈的人類會不會有類似的情況。當然,我也不是設計心理測驗,讓大家勾勾選選,然後告訴人們:「你有65%的控制傾向、20%順從傾向、10%精準傾向、5%的模糊傾向…」老實說,我有限的能力實在無法將如此的敘述「還原」成一個活生生的「人」。
 以動物為心理學的研究對象自然有其必要性,如果研究壓力反應就要將一個人「活生生」的放在壓力情境一段時間,然後將其解剖以找出生理與大腦的變化,這實在也太殘忍了!而問卷或測驗也可以在社會學或群體研究中取得一定的資料,我想說的,只是因為個人興趣而導致研究取向的不同。
 如此大費周章的說明,只是想讓大家知道心理學的研究,除了多數人的傳統印象外,還有一群人很努力的回歸「人」的整體研究,是回到活生生的生命脈絡之中,而不是把人當成動物或是機器,將繽紛變化的人性進行任意的拆解或推論。

forbook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讓了悟成為一種永不退轉的確知。”這是多麼困難的境界啊!
 在淡水河的出海口,我看著河水朝向大海流去,我羨慕它們,它們不回頭,它們往源頭去。
 我也希望回到源頭,那個沒有擔心、沒有恐懼、不需算計未來的源頭。希望與失望間,像是百貨公司的電扶梯,雖負載不同的人群,但自己在原地打轉。

forbook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一週的開始,我為自己規劃了整週的待辦事項與執行重點,有些是例行的、有些則是具有些挑戰性的。

 當事情層層疊疊的記在記事本上時,有期待、更有壓力!尤其是些你無法掌控的事情。

forbook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公車上國中生的叫囂特別吸引我的注意。

 這星期除了上一個廣播節目外,我幾乎都在家中當宅男。「無論今天有沒有約會,我都要出門聽聽世界的聲音!」今天起床時這樣告訴自己。

forbook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確定自己的道路是一個很有挑戰性的過程。我必須百分之百的專注,只要有一點分心,就會因為沒有監督的力量或沒有目標而懈怠。
 有時候很難區分偷懶與休息的界線,有時候也模糊了準備與恐懼的不同。
 我選了一條高難度的路,我必須讓自己的腦袋非常的清晰,我唯一能證明自己的、也是唯一能為自己換取報酬的,就是自己在文字、影音或所有媒體管道累積的作品,只要稍有閃失,時間就會毫不客氣的教訓我,時間不會回頭,我道歉也沒用。

forbook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任何事情如果想寫下來,在第一時間就要馬上動筆,千萬不能遲疑!
 當鮮活的意念變成記憶,就像溶化的冰淇淋一樣,口感盡失且黏膩不已。
 心中有幾個想寫的主題,當感動來臨的那一刻,我記下了標題與大綱,不知怎地,等我要坐下來好好的寫時,那些筆記就像外星人的文字一樣,很難用地球人的邏輯去解讀它們。

forbook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這陣子終於有些機會來敲門了,我很開心,可是我的身體好像不是這樣反應。我的舌根破了一個洞,智齒後面的牙齦浮腫,看樣子它們大爆發是指日可待了!這些都是身體的免疫反應,也有一種說法是“上火”。
 我記得我從很小的時候就有這個毛病,這是一種自體細胞相互攻擊的症狀,講簡單點,就是自己找自己麻煩,自己跟自己過不去!
 怪哉!現在的情景,一個個的機會主動上門,這不是我所期盼的嗎?怎麼身體不配合,反而發出這種警訊?

forbook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昨天跟Ryan聊完後,驚覺自己不知所云!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呢?當時只覺得懊惱,過了一夜後,我有了不同的體會。

forbook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昨天跟Sam聊完天,我還蠻得意的,我好像在聊天中給了他希望與芬芳。經過了充實的一天,我以為自己恢復了前陣子的精力與專注。因為最近幾天,我感覺自己不太能專注於當下。
 昨晚回家吃了晚餐,洗完澡後坐在書桌前,準備開始寫作。打開檯燈,把電腦開機,收mail,看一下網路新聞,然後隨意的翻翻書,覺得渴了去倒個水,經過電視機前,看到有趣的節目,是“康熙來了”,於是站著邊喝水邊看,回到書桌前,繼續看書,看累了,去倒一些紅酒,在寫意中告訴自己一句頗有禪意的話:「讓存在帶我去該去的地方。」
 總之,整個晚上我沒寫半個字。

forbook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